台湾的媒体素质低落,公视是否该负点责任?

 

这是已经弹了又弹的老调,我们抱怨台湾的媒体很差,新闻没有品质,节目不好看,然而我们的电视台却也没有要改变的意思。其中一个我不断提到的癥结点,就是虽然我们嘴上在骂,眼睛却还是不停的盯着萤幕,因为在这个产业只要有人看就有收视率和广告收入,那些媒体就能继续做一样的东西。

相对看来,我们对应的另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缺少一个很强的公共电视媒体。

BBC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的例子,同样是自由开放的竞争媒体环境,就因为有一个这幺厉害的公共电视系统,其他的私人电视台如果做不出更有品质或是有特色的节目,就会重重的影响收视率,进而影响广告收入。

BBC之外的英国最大电视网ITV,他们最近的节目「Good Morning Britain」是一个好例子。

台湾的媒体素质低落,公视是否该负点责任? 影片截图

一直以来英国人上班前的早餐电视节目就是BBC的「BBC Breakfast」,其他各家电视台不管怎幺做,在品质和收视率上都敌不过BBC,四月底的时候ITV停掉了他们原本同时段的「Daybreak」,推出了走向美国型态类似「早安美国人」的早餐秀「Good Morning Britain」。这在英国媒体界算是不小的事,第一集播出之后也受到了广大的讨论,有人看好有人看衰,有人说节目太紧凑,有人说太美国。

身为台湾人,我们倒也不用去比较到底远方英国的哪一家节目好,但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强大公共电视媒体的标竿性,能创造出一个可以由政府和法人掌控的媒体水準底线。我要在此强调,这里说的不是抽掉林飞帆访谈那种对议题走向的控制,而是对节目品质、知识和教育性的维护。

在没有设定这种高水準底线的媒体环境下,各家电视台彼此竞争的结果,非常容易产生那种lower the bar的dumbing down现象,这也是台湾媒体业的现况。强而有力的公共电视虽然属于一种公家的介入,但却不悖离自由市场的原则,因为没有一条法规逼人民去看公共电视,但有素养的人民自然会选择最优质的节目;如果你不比公共电视优质又不能做出改变,你就会被市场淘汰。

即使是公共电视本身也得面对内部的改变,虽然BBC本身的风骨还是对主流观众群有着极大的影响力,但也长期被质疑如此「教育性」的节目,对现代的人们是否还能保有吸引力。因为在英国有那种专门针对年轻放蕩族群的Channel 4频道,製作譁众取宠但具极大育乐性的节目吸引观众,加上美国节目的入侵,今日的BBC也尽力进行年轻化,以趣味吸引新观众。

例如和一般的谈话性节目相比,笔者自己很爱的BBC的老牌节目「Have I Got News For You」则是邀请喜剧演员对每周的时事进行批评,在笑闹中包装严肃的政治和国际议题,让观众在轻鬆之余还能获取知识。台湾的公视请到五月天阿信进入董事会,想必也是一样的目的。

台湾的媒体素质低落,公视是否该负点责任?

当然一个国家的人民有没有足够的素养去选择最好的节目,又是另一件事了。

台湾公共电视的节目品质并不差,事实上,公视集团常常都是金钟奖常胜军,旗下不论是戏剧或是综艺节目例如《危险心灵》、《爸妈冏很大》等等,时有在主流市场上叫好又叫座的作品;然而和英国单是BBC 1一台就达到46.9%观众接触率相比,台湾公视的平均收视率却约只有可怜的0.2到0.3。可见即使有了相对优质的节目,还是需要观众的接触和收视的「量」,来产生公共电视在媒体环境中「质」的影响力。

愈来愈多台湾人因为不信任有线电视的品质,甚至不在家中装设电视,加上许多人转向网上收视的习惯,都让原本应该撑起台湾电视水準的公共电视更加式微。借镜英国靠BBC促成国内媒体良性竞争的例子,除了政府的相关政策之外,我们也应该由自己做起,主动的选择优质的节目观赏,拒看而且不去讨论劣质粗糙的节目内容,用自己的力量扭转台湾的媒体环境。

台湾的媒体素质低落,公视是否该负点责任? Photo Credit:Tim LoudonCC BY ND 2.0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