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湾的小确幸很美好,但小心不要只是一个美丽包装纸

 

寻找幸福怎可能有错呢?

的确,要去批评别人享受生活中的幸福 ── 而且是「微小而确切的幸福」── 似乎是无理兼霸道的事。这是个自由社会,我们要尊重个人选择。然而,当某件事变成一种现象,甚至是一种意识型态,那就不一样了。在反服贸抗争如火如荼之际,当全球的政治经济问题四起,我们要如何讨论小确幸?

台湾:「小确幸之岛」

对于一个在台湾享受了四年大学生活的澳门人来说,台湾的确是个充满小确幸的好地方。那些年我在台湾的美好经验,相信是很多港澳学生共有的:路边卖鸡蛋糕的阿姨听到我的广东腔,知道我是澳门学生,多送我两个蛋糕;在红茶店工读的店员看到我的书,兴奋的说那书也是她所爱,并跟我分享心得;计程车司机的和善有礼,我到今天仍难在其他地方找到;台湾的小吃摊贩,大多不会因为价钱便宜而粗製滥造。

当年我读的政大,学费低廉,提供高品质教育,校园还有山水相伴;在政大书城还未开任何分店前,我们就认识老闆李大哥,他根本不像个生意人,而像个众人爸爸;校园内,当时未出道的陈绮贞就在露天咖啡座自弹自唱,美妙音乐垂手可得。

近年港澳掀起「台湾风」:我们喜欢台湾没有被连锁企业攻陷,到处有街坊小店与美食摊贩;我们羡慕台湾是个容得下文化的城市,大小书店与独立咖啡店仍充满文化气息;我们羡慕台湾的都市化没有抹煞人情,台湾人仍保有热情善良的庶民气质。以上种种,都难以在香港这重效率、缺文化、欠人情味的城市找到。澳门以往也朴实可爱,但如今被过度发展的赌业弄得面目全非。

我觉得,港澳人爱台湾的一大原因,其实是跟小确幸有关。近几年,港澳人有这样的觉醒:一个地方的发展,不必要像香港变成拥挤的大都会,也不必像澳门变成挤满旅客的赌城。我们在台北找到的是一种「城市小确幸」──在一个大城市仍存在的一丝一点美好小事物。对我们来说,台湾亦是个「小确幸之岛」。在台湾,你不必担心像在大陆时常遇到骗子,你不必担心像在香港随时遇到一张臭脸,你不必担心像在澳门被赌场包围。

反思:小确幸的盲点

然而,儘管如此,小确幸却仍是个不得不反思的课题,尤其当它的背后有複杂的政治经济脉络。首先,它往往是消费的。儘管村上春树最初提出的小确幸跟消费无关,但它先天的「寻找个人快乐」倾向却令它容易被消费活动所收编,成为一个个消费项目,甚至是一种促销术:百货公司大减价是小确幸,吃到美味料理是小确幸,趁外汇低出国旅行是小确幸,甚至是买到「便宜的」豪宅都是小确幸。

另外,小确幸亦是不谈社会结构的、去政治化的,那恰恰跟世界公民意识相违背。村上春树曾用以下例子说明小确幸:把洗好的内裤摺好然后放在抽屉中,以及在激烈运动后喝杯冰凉啤酒。作为小品散文,这样写并无不妥,然而,当小确幸成了全民风潮,问题就来了:如果这些内裤是来自血汗工厂的呢?如果那杯啤酒的生产涉及不公平贸易呢?

今天,太多消费活动可能牵涉社会不公:吃美味的三杯鸡是小确幸,但你吃的鸡生前可能在极度恶劣的环境生活,牠一辈子的活动空间不超过一张A4纸的大小;在海洋表演中被海豚亲吻是小确幸,但被圈养的海豚可能一直遭受不人道对待;手持最新款手机是小确幸,但这手机可能是由已经自杀身亡的富士康工人製造的;用一本可爱的文创笔记本是小确幸,但那纸张可能是来自某个没有环保法例的国家的森林;享用咖啡是小确幸,但在中美洲种咖啡豆的农民可能连百分之一的利润都分不到……。无处不在的小确幸,很可能掩盖了无处不在的社会问题。

(相关文章:同样嚮往自由的滋味—收押的大老闆与囚禁的野海豚、NASA加Google联手,一同用科技守护森林、拒绝血汗工厂这只手机很「公平」、星巴克迷们!不是要你抵制,而是希望你一起督促他们遵守承诺)

台湾的小确幸很美好,但小心不要只是一个美丽包装纸

小确幸观念强调在最微小的事情上寻找快乐,这跟正在世界各地流行的正向思考潮流有微妙的相似。对此,在大量生产并肆意鼓励正向思考的美国,就有人深切反思。学者艾伦瑞克在《失控的正向思考》一书质疑:正向思考有让美国人快乐吗?首先,在全球快乐感调查中,美国只排廿三位,而美国人吃抗忧郁药的量佔全球三分一;另外,一个把健康、环境永续、地位提升的机会等「福址标準」列入考虑的「快乐星球指数」,把美国列于全球的一百五十名。

那幺,美国为何仍坚信正向思考?艾伦瑞克分析其背后因素:政治上,爱国主义推动正向思考,令美国人相信美国是全世界最优秀最伟大的国家,以至在伊拉克战争等事件上支持政府;经济上,正向思考既可创造商机(包括出版业、影音产品、心理治疗师及「人生导师课程」等),亦可在不景气下叫生活条件急降的人民乖乖的不抱怨不抗议。

我不敢说美国的正向思考风潮可直接类比台湾的小确幸风,但是,一个过份强调个人小快乐的社会的盲点 ── 甚至是危险 ── 是应该警惕的。今天的台湾,同样面对经济与政治的问题,反服贸运动正是要拨乱反正。与此同时,全球形势更是堪忧:政治上,专制国家仍然高压,老牌民主国家令人摇头;经济上,全球性的阶级剥夺日益严重;文化上,种族冲突越来越激烈,资本主义令我们生活只充斥消费,传媒则令我们距离深度思考越来越远。追求个人幸福是人之常情,但这样的一个世代,显然不是小确幸可以修补,大格局思考才是这时代的必要药方。

这是个须时刻保持警惕的时代,例如很多有问题的产品,都包装得精緻美丽地送到我们面前,而掩埋了许多不人道与不公义。小确幸则恰恰是一张美丽的包装纸。村上春树说:如果没有这种小确幸,人生只不过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。我无意反驳这句说话,我只想补充:如果生活只有这种小确幸,我们的脑袋只不过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,而我们的未来也可能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。

台湾的小确幸很美好,但小心不要只是一个美丽包装纸 Photo Credit: Max Chang CC BY SA 2.0

上一篇: 下一篇: